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美国的跨国金融资本无限制的过度扩张

来源:www.hg07111.cc   作者:hg0088   日期:2019-04-07 15:13

  原因由近而及远、由浅而入深来看。第一,特朗普的减税、去监管等刺激经济的政策已达到边际效应,效果开始快速递减;相反,美国政府举债增加而带来的财政赤字增加,将给美国政府带来极大风险。第二,特朗普向全世界尤其是向中国挑起的贸易战的负面效应开始在下半年显现。
 
  上述两方面是特朗普上台后出现的,较之更为深层次的是第三点,拉长十年往前来看,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美国采用量化宽松政策,十年来美国股市达到历史峰值,但这一峰值是金融资本无节制地过度扩张的结果,因而造成不可持续的巨大泡沫性。美国的跨国资本全球逐利的本性,使得它要逃避这一风险,而在逃顶之前,它还会一定程度拉高、维持美国的股市从而掩护其分阶段性的出逃。这一进程从去年10月,甚至更早就已经悄然开始,今年下半年到年底,将是其出逃的最后时机,时机也是在中美贸易战休战之后。
 
  第四点则是比2008年金融危机后的10年又更长的时段,美国债务高企,由二战后的最大债权国变为最大债务国,与此并行的是美国的极低储蓄率。而在整个经济结构上,美国靠的是庞大的金融业与高科技。就高科技而言,美国只有科技,却没有科技制造业,制造业空心化问题严重。这对于工业大国而言是不正常的,走向这条歧路,出现问题是迟早的,是必然的。
 
  最后一点,作为美国经济危机表征的金融危机带有不可避免的周期性,这与资本主义下的人性偏执、扭曲有关:资本之为资本,尤其是跨国资本具有天生的逐利性,无所不用其极地追求资本的利益最大化。美国的跨国金融资本无限制的过度扩张,不可避免地带来最大的风险与不可持续的泡沫化,最后泡沫自觉或不自觉地被刺破,从而爆发危机。
 
  大火烧毁大片森林之后再重新长出树木来,由此再开始新的一轮的经济的复苏,周而复始,这正是马克思《资本论》的洞见所在,今天美国的情形不过是资本与数字化新技术相结合,是《资本论》在21世纪的升级版。
 
  在资本主义周期性危机的脉络下,再来看美联储的加息,其实是不得已的,它并非故意要与特朗普为难,而是因为之前美元超发太多,如果美元不能回流,美元的基础就会垮掉。所以之前的超发与现在的加息是一个逻辑,之前的量化宽松政策到去年的紧缩政策是一个逻辑。美联储正是想选择在美国经济大盘还相对健康的时候来做,而这又造成美国股市的下行,这是难以克服的两难,也是资本主义的两难所在。
 
  面对2020年美国可能出现的金融危机,中国怎么办?置身于经济全球化中的中国经济自然也会受到波及而不能独善其身,但是否还像12年前一样继续帮美国一把呢?
 
  当年美国财长保尔森专门到中国来请求中国购买美国国债、两房债,中国答应了,带头大量增持美国国债,而美国的通用、苹果等公司都是有赖于中国的巨大市场才得以获救的。
  • 上一篇:今年基建投资增速会发力稳增长
  • 下一篇:“一带一路”贸易额增速快
  • Copyright 2015-2016 澳门百家乐,网上百家乐,现金赌场开户,百家乐论坛||69吉安新闻网 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